网站首页 > 玄幻小说 > 重生之将门毒后 > 第二百一十四章 前世 下

第二百一十四章 前世 下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readx;

    光阴如箭矢,日出日落如一如往昔。笔?趣?阁wWw。biquge。info

    然后花开几轮,花谢几轮,月亮尚且有阴晴圆缺,何况人事?

    譬如说越来越式微的沈家,越来越被冷落的皇后。仿佛在暮年垂死挣扎的老妪。

    婉瑜公主在和亲的途中病故了,沈皇后一蹶不振,虽然仍是端庄淑仪,仔细看去,眸中却已经有了微弱死气。那点子死气只有在看见太子的时候才会划过微弱星亮,仿佛灰烬里的余火,却也是将熄未熄的模样。

    宫装丽人含笑看着面前的青衣男子,笑道:“国师,取皇后的一滴指尖血,对您来说,也不是难事吧。”

    裴琅看着面前的女人,她妩媚的像是暗夜里的一只猫,精明而美丽,否则那高高在上的,从来利益为上的帝王也不会将她捧在掌心了。

    从一个女人来说,她无疑是诱惑的,将男人的心思把握在掌心。从一个弄权者来说,她也做的不错。

    以退为进,从不主动提及名分和索取金银,却让人心甘情愿的将东西奉上。不仅如此,连旁人的都要抢过来。指使着别人去战斗,依靠着帝王的心,凭借着兄弟的扶持,不动声色的,慢慢的将想要的东西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看似娇媚如花,却又有蛇蝎心肠。那年仅十来岁的小公主,可不就是被这一位活生生的逼至了尽头?

    相比较之下,六宫之主的那一位,到底还是比不过这一位的狠毒。或许是出自沈家这样的忠将之家,性子再如何变化,骨子里都留了三分余地的仁厚。

    可是就是这点仁厚,注定了永远都要比对方的手段逊色一截。

    楣夫人见他发呆,又道:“国师?”

    裴琅回过神来,想了想,问:“贵妃娘娘要皇后娘娘的指尖血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你就不必知道了。”楣夫人笑靥如花,即便已经是贵妃,却总是得最初的封号。楣夫人,一听就百媚千娇,煞是动人,倒让人忘记了在深宫重重中,娇艳的花朵也带着毒刺。

    她说:“如今皇后娘娘是个什么情势,国师也看的清清楚楚。”她指着那窗外夹在在两颗树中的一株藤草,笑道:“这藤草刚刚发芽的时候,是夹在两棵树中间的。不必选择什么,随随便便也能活的很好。可是等它渐渐长大后,个子拔得越高,风雨就越大,得为自己寻个攀爬的处所。”她看向裴琅:“左边一棵树,右边一棵树,它却只能选择一棵树爬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棵树占了同一寸地方,争夺的同一块土地,土地就那么多,有一颗树一定会被砍掉。”

    “这藤草必须好好抉择,若是攀爬了那株要被砍掉的树,就会被一齐连根拔掉。”楣夫人笑盈盈的看向裴琅:“国师,您觉得那棵藤草,应当怎么选择呢?”

    裴琅定定的看了一会儿外头的两棵树,片刻后才转过头,道:“臣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楣夫人满意的笑了。

    等裴琅走后,有宫女从后面走出来给她倒茶,一边轻声道:“娘娘,国师真的会去拿皇后的指尖血么?国师和皇后瞧着似乎还不错呢。”

    论起交情来,裴琅认识沈妙的时间,比认识楣夫人的时间长久多了。

    “国师可是位聪明人。”楣夫人端起茶来抿了一口,笑道:“否则,在公主和亲的时候,也就不会袖手旁观了。况且……他心底有不可告人的心思,他这样光风霁月,理智到不允许自己出一丝偏差的人,自然是要斩草除根的。我这是在帮他,他接受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宫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又道:“不过,那和尚说的,能借到皇后的命格给娘娘,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真的,这六宫之主的位置,我都是坐定了。”楣夫人眼中闪过一丝狠意:“指尖血而已,把她的运气给我,等我皇儿坐稳了这明齐江山,我也会大发慈悲,给他们母子三人烧上纸钱的。”

    宫女诺诺,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沈妙的病有些重了。

    傅明才来刚刚看过她,陪她说了一会子话,沈妙想找人问问沈府里近来的情况,才方出院门,却瞧见了裴琅。

    裴琅同她见礼,沈妙却很冷淡。

    婉瑜和亲一事上,裴琅冷淡的态度教人心凉。好歹他们的交情也有这么多年,好歹婉瑜也曾唤他一声“先生”。而对傅修宜的厌恶,终究是自然而然的转移到了对裴琅的憎恶之上,她连多看一眼裴琅都不想要。

    “听闻皇后娘娘病倒,”裴琅递上一个匣子:“这个……或许对娘娘的咳疾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沈妙扫了他一眼,将那匣子打开,却是一株药草,莫名的有些眼熟,沈妙拿出来一看,指尖突然一痛,再看时,却是被那药草上的刺给扎破了。血珠顺着指尖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露惊呼一声,就要给她包扎。裴琅却定定的盯着她的指尖,几乎有些木然的道:“这是红袖草,对咳疾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反是笑了,她将那药草往匣子里一扔,合上匣子,还给裴琅,冷淡道:“不必了,这药草本宫曾有过一株,不过最后枯萎了,而且本宫养的那株草,上面可没有带刺。”她话中有话道:“若是不想送礼,便不要送,送的礼上还有此,平白惹人厌恶。国师的东西,本宫也实在消受不起了。还请拿回去吧。”说罢,再也不看裴琅一眼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裴琅紧紧握着手中的匣子,目光复杂的盯着沈妙的背影。她的身子越来越不好了,走两步都要停下歇一阵子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。裴琅看向匣子,人总是要做出一些选择的。即便他在刚刚进入朝堂之事两袖清风,光风霁月,可是朝堂之上,干净清白的人又有多少?坐的越高,越是身不由己,他也无奈,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利和弊清清楚楚的摆在一起,哪一边的树将要被砍,哪一边的树会成为独占整个土地,结局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他还有自己的亲人,他要护住自己的亲人,所以交情或是隐秘的心思,都可以搁下了。楣夫人要这指尖血做什么,总归不是什么好事,他这是助纣为虐,他这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他转头往另一个方向走。

    道不同不相为谋,他什么都不能做,他只能……袖手旁观,只能,看着这棵一同努力在深宫之中生长起来的树,倒在泥泞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一场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整个宫殿内,唯有冷宫被烧的灰飞烟灭。其中哀婉的心情,泣血的控诉,临死前的诅咒,深刻的绝望都随着大火烟消云散,残留的只有触目惊心的余烬,还有任人道说的传言。

    明齐沈皇后殁了。

    在沈家因为叛国满门抄斩后,在太子被废自尽后,在楣夫人被立新后,傅盛为新太子后。孤零零的冷宫夜里突然起火,将那被废的沈皇后一并烧了个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这真是令人唏嘘的一件事。明齐帝王仁慈,念在夫妻往日之恩,未曾因为沈家不忠而让皇后也一并共赴黄泉,饶了她一命,只是打入冷宫,偏偏这女子命里无福,还是死在大火之中。

    历史是由胜利者来书写,后宫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一朝改朝换代,沈皇后曾生活过的痕迹被掩盖的干干净净。她也无甚遗物,都随着那场大火被烧毁了。沈家大房也再无人,真正是子丧族亡的结局。

    那新太子的母后李皇后,却一改从前柔婉妩媚的性子,变得有些厉害起来。一心一意扶持自己的兄弟,将傅修宜哄得服服帖帖,朝堂竟然隐隐有被她把持之势态。

    倒有些外戚专权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也有朝臣隐隐觉察出不对,想要暗中提醒皇帝,可惜还没来得及动作,便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,要么被贬谪,要么被流放。

    裴琅冷眼看着一切,心中却是很有几分疲惫了。

    沈妙死后的不到短短半年时间,明齐几乎颠倒了天地。他也的确没看错,楣夫人姐弟极有手腕,这明齐江山日后会不会落在楣夫人手里,都很难说。他效忠的是傅修宜,本应该提醒傅修宜的,可是提醒几次无果之后,便也不再提醒了,甚至暗暗有了活该之心。

    人心最容易生变的,明君可以变成昏君,忠臣也可以生出异心。

    裴琅在每个夜里睡觉的时候,总会被梦里的一双眼睛惊醒。那双眼睛黑白分明,没有眼泪,却比落泪还要让人觉得心中沉重。

    那是沈妙的眼睛。

    裴琅曾经想,他做的是对的,他顺应了大势所趋,趋利避害,这是本能,也是最好的抉择,可是时间过得越久,越是骗不过自己。

    哪里就是大势所趋呢?他明明不愿意沈妙就这么死去的。

   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沈妙生出别的情感?裴琅自己也不知道。他是她广文堂的先生,看着沈妙从一个骄狂的,什么都不知事的娇娇女非要嫁给傅修宜,看着她入了定王府,为了傅修宜学习并不喜欢的东西,变成王妃,变成皇后,又变成废后。

    她其实有些蠢,也算不得多聪明,学东西学得慢,却有种让人觉得可怕的固执,在后宫里更是有一些多余的仁厚。为了一个人付出的心甘情愿,裴琅有时候觉得沈妙可笑,有时候却又觉得很羡慕傅修宜。

    再到后来,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多留意她。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,面对沈妙的问题,他教导的都要格外耐心些。

    可是裴琅是个聪明人,聪明人不允许自己犯错误。

    于是在他察觉到自己愈来愈奇怪的心思后,他决心要阻止这个错误。所以沈妙去秦国做质子的时候,是他提议的。可是五年后,沈妙回来了,他的心思还是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他冷眼看着沈妙在后宫里和楣夫人,斗得遍体鳞伤,看她越来越暗淡的目光,看她憔悴的神情。

    最后傅修宜问他如何对付沈家后人时,他不假思索的说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斩的是他心里的草,除的是他心里的根。

    可他没想到,傅修宜斩草除根,竟是连傅明也一并除了。虎毒尚且不食子,傅修宜却连自己的骨肉都能下得了手。婉瑜尚且还能借口是路途中的意外,傅明可只能是傅修宜自己的命令。

    裴琅记得沈妙得知傅明死讯后的眼神,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很大,没有眼泪,却凄惨的让人不忍目睹。

    那一场大火,烧了三天三夜,却烧的裴琅的后悔之心慢慢迭起。

    他去找了普陀寺的主持,问如何消除心中的业障。

    主持是个老僧人,看着他摇了摇头:“心病还需心药医。”

    世上有没有后悔药?

    裴琅求高僧指点,僧人道:“施主之所以频梦故人,因为对人有所亏欠。她在你梦中消散不去,因为有怨气未解。无法往生,亦得不到解脱。”

    裴琅惶恐,问可有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僧人反问:“将过去的错误拨乱反正,再求一个重来的机会,如果需要施主的生命,施主也愿意?”

    裴琅道:“愿意。”

    那僧人道:“施主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回去?”裴琅不解。

    “施主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,然而那个机会却是需要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机会……是指什么机会?”裴琅问。

    “施主所欠之人,还有心愿未了。等故人心愿了却之事,施主献出自己的性命,或许有所生机。”僧人道了一声阿弥陀佛,却说:“言尽于此,再多的,贫僧也无法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裴琅辞谢了僧人,回到宫中去。

    沈妙未了的心愿,是什么呢?

    沈妙这一生凄惨伶仃,子丧族亡,她想看到的,大约是仇人下地狱,沈家复清明吧。

    有一个重来的机会,但你要等,等不等?

    等。裴琅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这一生如此漫长,漫长到他愿意用这条性命,来挽回一个错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冬去春来,雁来雁往。

    一个王朝气数将近的时候,衰败的气息就会笼罩在上头。

    明齐已经不似从前的明齐了。苛捐杂税,赋税徭役,百姓民不聊生,贪官污吏狼狈为奸,朝堂混乱,帝王昏庸。

    太子却整日忙着结党营私,恨不得早日登基成新帝。

    将兵权收归手下,却无良将驱策,明齐是一块肥肉,谁都想要啃一口。

    遥远的大凉攻打吞并了秦国,终于对明齐发动了攻势。摧枯拉朽般的,胜利来的不要太容易,一路打到定京城门楼下。

    驻扎安营,定京城内人人自危,百姓家家户户大门紧闭,亡国之气弥漫。

    那大营帐中,有人正坐着擦拭长剑。

    “明齐气数到了尽头。”白衣公子摇着折扇走了进来,声音里倒是听不出什么情绪,道:“听闻今夜皇宫里正在清理。”

    要清理的,宫中的女眷,妃嫔,宫女,甚至皇家公主,都要清理的。与其落入敌手被人侮辱,倒不如先死个干净,算是保全气节。

    真是保全气节么?那些人中,又有多少其实是不想死的?

    擦拭长剑的动作一顿,男子抬起头来,露出一张绝美的脸。他生了一双温柔的桃花双眸,不过眸光满是冷漠。道:“哦,沈皇后的尸身找到没有?”

    季羽书挑开帐子的门走了进来,刚好闻言,就道:“打听过了,没有,冷宫里的一把火烧了个干净,连件衣服都没留下。”

    高阳嘲笑道:“傅修宜还真是怕人闲话,处理的倒是干净利落。”

    “沈家真是可惜了。”季羽书叹道:“若是有沈家在此,他又何故落到如此田地?”

    谢景行淡淡道:“自取灭亡而已。”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红绳。

    那绳子的颜色都已经有些消退了,却仍旧是牢固的,后来他曾上过许多次战场,这红绳一次都没有脱落过。

    想到那一夜女子清凉飞扬的道贺声,谢景行摇摇头,那承诺终究是要负了。谁能知道短短几年光景,这明齐江山就能覆没的如此之快?便是没有大凉,也长久不了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凯旋了,也打算看在那一杯践行酒的份上还她一个心愿,赔她一场烟花的,不过斯人已去,此生是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明日一早,攻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凉的旗帜飞扬,六月的天瞬息万变,黑云压城,狂风大作,仿佛下一刻就要倾盆大雨将至。

    宫殿里已经没有人了,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。有“自缢”而亡的宫中女眷,也有被大凉兵马斩首的仆从。

    血流遍野,伏尸百万。

    裴琅坐在茶殿中,给自己斟茶。他倒的缓而慢,桌上一角的青烟袅袅升起,散发出香味,仿佛美人的耳语,教人心醉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窗外。

    沈妙死的那一天,也是这样的天气,天色阴沉,突然大雨滂沱而至。

    他等了许久,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

    大凉的军队到了,明齐的气数将尽了。傅修宜和楣夫人快要活到头了,沈妙的心愿,大约也可以了了。

    他犯的错误,也终于有回头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他把那小瓶的东西倒进了另一头的酒壶里,满满的给自己斟上一杯。

    你的心愿就要快要了了。可惜……替你了却生前心愿的,却也不是我。

    城楼之上,大军压境,帝后都被反绑着双手押持着绑缚在旗杆之上。

    人都有私心的,为了自己的活路,也可以将别人的生路断送。这是楣夫人和傅修宜经常做的事情,而现在,轮到他们也来尝尝这其中滋味了。

    明齐宫中的臣子绑了自己国家的帝后,来向大凉邀好投诚。他们愿意用帝后的头颅来求得对方网开一面,放自己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树倒猢狲散,墙倒众人推,楣夫人就算再如何得宠,在这一刻,她谁也不能驱动。

    哦,还有新太子傅盛。那也早已被傅盛身边跟着最爱拍马屁的谢长武和谢长朝给斩了头颅,先拿给大凉的将军献媚了。

    城楼之下,坐在高马之上的男人懒洋洋眯起眼睛,黑云不知什么时候又散去了,渐渐地有金阳洒遍了整个城池。

    他衣袍华丽,戎装沾染鲜血,却依旧贵气纤尘不染,天生的威压。同楼台之上被绑着任人鱼肉的帝王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“谢景行”傅修宜咬牙道。

    临安侯府的世子,谢鼎的儿子,谢长武和谢长朝的兄弟,谁也没有想到,那个早已战死沙场的少年,随着临安侯府一同没落的少年,却在许多年后以这样的模样重新出现在天下人眼前。

    他是大凉永乐帝的胞弟,金尊玉贵的睿亲王,也是大凉的少帅,驱使着令人闻风丧胆的墨羽军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傅家小儿。”谢景行与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大凉永乐帝的胞弟最是风光,替他征战天下,又最是磊落豪爽,这么一个英雄人物,原先却是临安侯府的世子。

    楣夫人紧紧盯着那男子。

    她极怕,再如何稳握胜券,生死攸关的时候,都会失了分寸。可是她自来都是凭借着男人一步一步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在这个关头,却是什么招数都已经没用了。她责怪傅修宜没有本事,好好地王朝也会覆没,再看城下男人俊美绝伦,自有贵气天成,不由自主的便盯着他,目光里都是盈盈动人。

    谢景行皱眉,问季羽书:“沈妙就是输给了这个女人?”

    季羽书道:“不错。”又补充道:“瞧着也是一般姿色的模样,真是不知这明齐皇帝的眼睛是不是长偏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二人的声音未曾掩饰,大凉军队便发出一阵哄笑,楣夫人也是恨得脸颊通红。傅修宜也心中恼怒,他看着谢景行,沉声道:“想杀就杀,何必废话”

    “到现在还充什么大丈夫。”季羽书不屑道:“三哥,这明齐皇帝急着想死哪。”

    谢景行懒洋洋一笑,道:“本王本不想杀你,懒得亲自动手。不过本王欠你小皇后一个心愿,恰好这结局也是你多年前替本王准备的结局,所以于公于私,都要原物奉还。”

    他摊开手,高阳将长弓送上,递上银箭。谢景行手搭弓箭,只听“咻”的一声

    城楼之上的楣夫人中箭

    那箭却不是当胸的,恰好避开了要害,血不停地流了出来,看着令人触目惊心。楣夫人痛的几欲晕眩,傅修宜本来尚且算作是沉着的脸色也变了两变

    世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死亡,而是等待死亡。

    谢景行微微一笑,再摊手,高阳再送上两支银箭。

    他将两只箭一同搭在长弓之上,然后,吹了声口哨。

    但见那大凉数万大军,齐齐拉弓,搭箭对准城楼二人

    风吹得高台之上旗帜猎猎作响,仿佛厉鬼哭号。而最后一丝黑云散去,却是金阳遍地,炙烤热烈大地。

    男子紫衣随风微微拂动,笑意冷冽,眉目间却似有少年般的顽劣。他站在城楼之下,望着目有惶惶之意二人,朗声而笑。

    “对不住皇帝小儿,承蒙一位姑娘托付,取你狗命”

    “放”

    数万只箭矢凶猛的朝楼台二人扑将而去,仿佛厉兽出闸,几乎要将天地遮蔽。连金阳都不能泄露出一丝,汹汹然将二人吞噬

    什么都瞧不见的。

    皇宫之中,那青衫男子已然伏倒桌前,似是睡去了。

    脚边,一盏灯笼倾斜,里头的蜡烛倒了下来,不过半刻,烧的布帘都生出火光,火光慢慢蔓延开去,烧过了重华宫,烧过了金銮殿,直烧的整座皇宫都被烈焰包围,赤色一片。

    “咦,三哥,皇宫走水了。”季羽书眺望着远处,惊道:“派人去救火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谢景行拦住他。

    “这明齐皇宫不干净,烧了也痛快。”他挑眉:“白日焰火,我总算也没有失约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季羽书不懂。

    谢景行望着天空中被火光染红的一角,眼中却是浮现起清亮亮的月色里,那孤独饮酒的身影来。

    “这皇朝负了你,本王就替你覆了这皇朝。”他低声道:“这大概就是你的心愿了吧。”

    却没有注意到,那一直牢牢系在他腕间的,跟随了几年都没有脱落的红绳却突然断开,飘落至地上的余火之中,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也无人听到,灰烬之中,女子长长的叹息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劫,原来这就是缘。

    你眼睛看到的,可能不是真的。耳朵听到的,可能也不是真的。前后两世,他站在遥远的巅峰漫不经心微笑,也只有靠近身前,才能明白他是什么样的人。他玩世不恭却最真诚,满腹算计却讲义气。可以因一杯温酒策千军,也能为萍水相逢的陌生人驱马楼头,道一声对不住皇帝小儿,承蒙一位姑娘托付,取你狗命。他活的最沉重也最潇洒,最黑暗也最真实。从卑劣里生出来无限的赤诚,睥睨人世,冷眼相争,最后不紧不慢的执棋反袖,把那一点点的光芒都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问,她的问,却只有他能解。

    “下雨了。”高阳收起扇子:“夏日天真奇怪。”

    谢景行扬唇一笑:“进城。”

    “作甚?”

    “覆皇权。”

    ...